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开奖 > 锦绣二重唱 >

南方二重唱随遇而安二十年(图)

归档日期:06-08       文本归类:锦绣二重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8月18日,台湾女声组合“南方二重唱”将在中山公园音乐堂举办主题为“听见香格里拉”的演唱会。让人意外的是,作为到目前为止仍然保持“金曲奖获荣誉和奖项最多组合”纪录的人,中山音乐堂不仅是南方二重唱首次大陆个唱,而且也是她们出道20年来的首次演唱会。面对这种反差极大的“坏纪录”,南方二重唱只是以“随遇而安”来解释。这种追求简单、平静的态度让她们的歌声吸引了大批忠实听众。特别是对那些经历了全球经济攀升与衰退以及社会文化急剧变迁的都市人来说,南方二重唱的歌声反而成为一杯静心茶。演唱会的北京主办方甚至认为,如果交通台在高峰时段播放南方二重唱的歌曲,会对降低行驶纠纷大有帮助。

  南方二重唱是由同生于1967年的大南方阎宗玉和小南方林明桦组成。1987年,在她们20岁的大学时代,两人经同学介绍在女生宿舍正式结成音乐伙伴。因为两人第一次试唱的歌曲《梅雪争春》的第一句歌词是“南方新年里有一天下大雪”,而她俩又都来自台湾南部,“南方”就很随缘地成为了组合的名字。此后两年间,两人在音乐餐厅驻唱的足迹遍布全台北。当时有不少公司看到了她们身上的商业价值,纷纷前来“劝降”。“不过我俩一听对方说‘要把你们塑造成什么什么’的许诺就吓跑了。我们俩的个性不适合当艺人,那些公司提出的愿景我们真是做不到。后来之所以在1991年签约瑞星唱片,是因为他们向我们保证只要做自己就好。”从1991年推出首张专辑《细说往事/不告而别》后,南方二重唱连续五年入围金曲奖、最佳演唱组合奖并两次捧杯。与她们同期出道的“凡人二重唱”、“优客李林”及稍后的“无印良品”、“锦绣二重唱”等组合最后都以散伙告终,但南方二重唱却延续到了今天。“我们当初就是因为喜欢和声的感觉自然而然成立的,所以也从来没有强求要坚持在一起。我们也从没想过要变主流、要占多大市场,即使频频得奖的那几年也是如此。我们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就是随缘。”

  1998年对南方二重唱来说是命运的转折年。她们在这一年推出了新专辑《太阳恋爱了》并因此再捧金曲奖奖杯。在之后的宣传中,她们乘坐的汽车被一辆油罐车拦腰相撞。小南方林明桦受伤严重,在床上躺了4个月。屋漏偏逢连夜雨,她们所在的瑞星唱片也因经营问题倒闭。

  面对如此打击,大小南方却并不着急:“随缘的我们对一切都不强求,遇到什么样的人就做什么样的事。车祸这样负面的事件也会让自己有更多人生体会,公司倒闭了正好为我们的唱片生涯画上完美句点。”随后,大南方回归家庭,相夫教子,又生了一个女儿。小南方重拾大学美术科的画笔,拜师学艺,几年内出了两本书、办了十几次油画展。“如今看来随遇而安的我们还蛮顺的。想唱歌时有合适的公司出现,七年里我们出了12张专辑。后来觉得自己像个忙碌的机器,想休息时,公司倒闭了。过了快十年的自由生活,现在我们又想出来唱歌了,又很顺利地签了一个跟自己调性相同的公司。”南方二重唱所签约的公司是经孟庭苇介绍的。大小南方跟孟庭苇一起经历了台湾唱片业最辉煌的阶段,有很多共同的话题,而且在精神追求上也很相近。“我们第一次进公司老板的办公室就觉得可以签约。他在办公室墙上挂了一幅中国地图,凡是他去过的地方都被标注出来。那幅地图看上去都满了,当时我就想我也要这样!”

  十年过去了,南方二重唱在演唱会现场声音能否像唱片中那样带给听众极好的感受?对此她们也并不担心。“嗓子是老天爷给我们的恩赐。我们都不抽烟、不喝酒、不熬夜,多年来我们都保持着愉悦的心情。声音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而且,大小南方表示相对于从前,现在才是“南方二重唱”最好的状态。

  “年轻的时候我们所怀的更多是一种冲动、一种对民歌及和声效果的喜欢。实话说在情绪上可能达不到歌词表达的标准。现在我们的历练够多了,相由心生,再诠释同样的歌曲,心境不一样,声音的质量和感染力也就不一样。比如2009年一次演出时,我们第一首歌就是《细说往事》。刚一开头,十几年的回忆一下就浮现出来。比如《温柔的慈悲》这首歌,当年我们只是觉得这首歌很大气、层次很分明。但现在回头看我们只是把它的声音唱出来而已,没有感受到歌词中的意境。还有《简单》这首歌,‘难道是这个世界太吵,听不到自己的思考’几乎就是当下社会的缩影;‘因为简单,看天更蓝’也是我们自由十年后的真实心得。”

  过快的发展让全球社会都面临很多矛盾,南方二重唱认为她们的歌有让人慢下来、给人安静感受的力量。“我们有一个认识多年的歌迷,他从小到大都有忧郁症,他说我们的歌有疗郁的作用。我周围的朋友则告诉我们,听我们的歌很好睡觉,有安眠的作用。这次演唱会起名为‘听见香格里拉’,我们也希望把这种精神氛围带给大家。”

  大南方阎宗玉表示,二十几年前两岸刚开放交流,她就跟爸爸来北京探亲。“当时在北京站给我的印象很深,觉得这里真大!很多古时候的轨迹都留下了,真的很北京!我很喜欢站在古建筑里,感受它的格局、它完美的比例。我常会想为什么人一进雍和宫就觉得很舒服,就用心体会那些摆设为什么会这样安排?后来来的次数多了,觉得北京越来越繁华,但北京味有点淡了。现在这里跟其他发达城市一样,多了很多积木一样的高楼,不过没有办法,这就是城市化变迁嘛。还好天坛、故宫不会变。”

本文链接:http://purplerealm.net/jinxiuerzhongchang/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