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开奖 > 黄大城 >

求吴宗宪故事

归档日期:06-19       文本归类:黄大城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关于吴宗宪的家庭背景,众说纷纭。有人说,吴宗宪家里是开舞厅的,所以他从小练就了玲珑八面的交际本事。求证于吴宗宪,他并没有否认,不过也不愿意多提:我家里是做生意的,因为事关父母的名誉,所以我并不喜欢提。

  吴宗宪的母亲是高雄人,老家做的是船具五金行,家境相当不错。吴宗宪在台南出生,吴爸爸做过许多生意,包括玻璃业,也包过台南的歌厅、舞厅等等。吴宗宪说,小时候他们家环境不错,这些从他小时后还有抱着吉他在相馆拍的沙龙照,就可以看得出来。直到吴宗宪升上国中,父亲生意失败,家中才陷入困顿。

  不过在我的记忆中,家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因为爸爸妈妈一直都让我们过得不错,所以我并没有过过那种三餐不继的穷日子。吴宗宪说。我爸爸是我这一生最尊敬的人。他是那种’留着鼻血拿奖杯’,宁愿人负我,不愿我负人的人。

  吴宗宪排行老幺,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各自相差一岁。吴家的哥哥、姐姐都是超级乖乖牌,吴哥哥从小品学兼优,现在在育达任教,吴宗宪从小就经常被拿来跟哥哥比较。我哥哥姐姐都是相亲结婚的!好玩吧?吴宗宪却是家里最让爸爸妈妈头疼的一个。

  我从小就是个好动儿!小宗宪经常把家里的闹钟、收音机之类的东西拆开来玩,当然,凑不回去就难免挨一顿揍。长大之后的吴宗宪也好不了多少,光是高中就念了五所学校,包括相当难考的台南二中在内,没有一所念毕业的!最后还是以同等学历考大学。

  有一次,我跟总教官的儿子互瞄,他看我不顺眼,狠狠扁了我三拳--结果我妈来领我回家之后,哭着跟我说:’早知道就让你去念高雄工专,人家五年下来,五专都可以念完了!’因此,吴宗宪正式领有毕业证书的学历,只有国中毕业。

  念大学时的吴宗宪,还是不改他活脱的本性,他总共念过三所大专:中兴法律、文化戏剧、国立艺专,结果还是都没有毕业。有的念不到一学期,最长的国立艺专念了两年。我很忙啊!那时候我就已经是开着红色的德国跑车去学校,赶在老师前脚进教室前溜进教室的学生了!吴宗宪笑说,同学都不认识他,他在学校待不住,一点也不稀奇。

  没有好好念书,现在后不后悔?吴宗宪双眉一挑:怎么会?现在不是证明我是对的了吗?如果我留在学校,今天可以有这样的成绩吗?

  吴宗宪经常跟周边的助理提到他刚来台北的那一年。因为坚持不跟家里拿一毛钱,他住在顶楼加盖的简陋房子里,只有一张桌子、一张床。吴宗宪强调:“每一只碗、一双筷,都是我用自己的钱买的!我是真正白手起家的。”

  一到过年,民歌西餐厅打烊,就是吴宗宪五穷六绝的时候。他还记得,大年除夕他打电话回家,妈妈刚对他说了一句:“孩子,回家吧!”嘟的一声,钱没了,吴宗宪心酸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那么红!”说到从前,吴宗宪一改以往的臭屁,很平实的说:“我知道凭我的努力,至少可以在演艺圈里当个老二,因为我相信努力会有一定的位置。”他的走红,很多人都大感意外,连替他整理资料、出手记的公司职员方文山都说,有一次他找不到吴宗宪得金曲奖的照片,向宗宪十年的经纪人安琪拉抱怨,安琪拉也是无奈的说了这么一句:“谁知道他以后会这么红!”

  吴宗宪发过誓:“我这辈子绝对不要再穷了!”少年的时候,吴宗宪曾在加油站打过工。有一次,一个贵妇开了一辆奔驰350来加油,小鬼头吴宗宪看到那么漂亮的车,东摸摸、西摸摸,兴奋之余,居然没把加油枪卡紧,结果漏油漏了一地,把车子也搞脏了!

  “那个贵妇人一直嚷着要我赔钱!把我骂得很难听!”结果吴宗宪拿着自己的洗脸巾跪在地上帮她擦轮胎,又被站长罚站了两个小时。当时他就发誓:“将来我一定要开比你更好的车!”说到这儿,他对着记者苦笑:“你以为我真的那么爱买车啊?我不是一个享乐主义的人。可是这个社会就是功利啊!”

  在民歌西餐厅唱歌的时代,有一次,有人介绍他去一家歌舞厅。“当时在民歌西餐厅唱,一个小时一百五,一天六个小时也不过九百元,那个人介绍我去的那家,上、下午各一场,一天两千元。”在利诱之下,宗宪去了。

  “我第一次看到女生在大庭广众下,吓呆了!”吴宗宪说:“我的工作很轻松,就是条子来的时候,就轮到我唱。”结果,他说他要唱“白云长在天”,乐队是个山东大佬,却说他不会奏,硬是要他唱“热线你和我”。吴宗宪就这样唱了一年的“热线你和我”。有一回,四个警察坐在台下,“我就这样从头到尾唱了一整场的‘热线你和我’”!

  退伍之后,吴宗宪一面在民歌西餐厅里唱歌,一面在号子里当小弟。独到的眼光、聪明的头脑,让他在力霸股票二十块的时候买进四百张,四十块的时候卖出,大赚了一票!

  吴宗宪的第一把吉他,是高一的时候,父亲送给他的。虽然父亲后来一直不赞成他走这一行,可是,那一把吉他,却对他的歌唱生涯,有莫大的影响。

  “我还记得那是一把帆船牌的吉他,一直到现在,我还保存着。”吴宗宪在学校当过吉他社社长,虽然他以主持窜红,但是他的最爱始终是唱歌。接受TVBS真情指数专访的时候,他说:“我主持校园演唱十几年,超过一千五百场。当时大家也不认识我,我每次都用同一招:博取同情来争取唱歌机会。”

  吴宗宪的绝招就是,在主持最后跟同学们说,他也出过唱片,很想象歌手一样站在舞台上唱歌,问同学们愿不愿意给他机会?同学们大多会热情响应,还会狂喊:‘吴宗宪!安可!’”于是他就可以放怀一唱,屡试不爽。“我喜欢表演,也喜欢让大家开心!”吴宗宪说,支撑他十几年这样下来的,其实并非赚钱,而是因为他喜欢站在舞台上。

  吴宗宪的明星梦到底有多强烈?他曾经说过一个小故事。在民歌西餐厅唱歌时,吴宗宪出过几张合辑,唱的是当年流行的像“天伦家乡”这样的歌曲。”后来当兵的时候,有一次去参观马山站对内地喊话,我忽然听到扩音器传来:‘风吹着故乡’时,我激动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那是我唱的!是我的歌啊!”

  我在歌林出的第一张唱片《是不是这样的夜晚,你才会这样的想起我》,说来还要感谢黄舒骏!”吴宗宪笑说:“当年歌林的制作人说我‘歌唱的不错,就是人长得很丑!’跟我签了约,却没发片。”那时候的他,土土俗俗的,根本不会打扮,公司叫他去领车马费,顺便解约,他想:“要见经理,总要穿整齐一点。”于是就把车上的皮鞋拿出来,穿上衬衫。可是,下半身居然配了条运动裤!

  “所以后来,歌林决定替我出唱片,大概是因为他们刚签了黄舒骏,就不嫌我丑了!”吴宗宪笑到眼尾泛出眼泪。不过,这张唱片红了歌,却没有红到人。于是,吴宗宪后来自资又出了《真心换绝情》,跟朋友一人出了一千两百万,结果赔得一塌糊涂。

  “我对唱片真是彻底死心了!”吴宗宪说。可是,上帝他开了一个大玩笑。这张唱片,让他获得金曲奖八十三年度,最佳方言男演唱人奖。金曲奖那天,吴宗宪被叫去穿着可笑的小丑服,演出脱口秀。表演完了,他回到后台,跟舞群在一起聊天。“那时候,大牌都跟大牌在一起,像我那时,只有跟舞群在一起的份。”当他听到前台念出他得奖的名字时,所有人都楞住了!

  “刚开始,我还以为那也是表演的桥段。”吴宗宪想换衣服,却来不及了,被舞群朋友推上台,就这样,身上还穿着可笑的小丑服,领到了这个对他意义深刻的奖。”我把那座奖,紧握到手上压出了一个深深的印痕。”下了台,他都还犹如在梦中,打电话给妈妈,两人在电话里讲不出话来。

  得奖像是“癌”,静夜思维,吴宗宪迷惑了:“我是一个笑话?我真的是一个笑话吗?”他不知自己该不该走下去。“或许我是吧!”但是,这条路,他决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因为心软、因为怕看女生的眼泪、因为不愿意得罪人、讨厌跟人翻脸,吴宗宪的爱情永远是“提得起,放不下”;永远做不到所谓“快刀斩乱麻”。也因此,他的每一段爱情,都拖得很长,光是初恋,就恋了十一年。而且,每一段恋情,又重重叠叠、牵牵扯扯,所以外界的人看来,总是如同雾里看花,搞不清他在弄什么玄虚。

  高中的时候,他住在台南东林路,曾经暗恋过房东的女儿好几年。他笑着说:“房东的女儿念师范,长得肉肉的,很可爱。民歌手黄大城那时也在追她,当然是很菜的那种追法,弹吉他啦什么的!”房东很喜欢吴宗宪,因为负责任的他,即使搬走的时候,也把房子弄得干干净净,连墙上的坑洞都补得洁白如新。不过,这一段暗恋当然没有结果。

  吴宗宪十一年的初恋发生在唱民歌西餐厅的时候。“那时候大概十五、六岁吧!她是我的搭档,人家介绍认识的,戴个眼镜,长得很清纯。”十一年的恋爱,一直到吴宗宪当兵 (吴宗宪当兵当的晚)之后,女孩把所有他写的信,全数退回,这段恋情才告终了。

  还有一个女孩,也是在民歌西餐厅中认识的。这个女孩每次来,都点唱“小茉莉”。她告诉吴宗宪,她已是癌症末期,很想跟他交往。吴宗宪笑笑说:“后来,她忽然不见了。有一次我在东区碰到她,看到她健健康康的跟一个男生很亲热的走在一起。”吴宗宪跟她打了招呼祝福她,并没有怨怪在心。

  另外,还有一个富家女,让吴宗宪至今都感动在心。这个女孩的家境很好,两人交往也几乎论及婚嫁。不过,女方当时要求,结婚后,要住在民权东路女方的房子,吴宗宪不愿意。于是,女方坚持让女孩去国外读书,好断了这段感情。女孩从国外最后一次打电话回来,问吴宗宪:“我们到底还要不要在一起?”吴宗宪求她:“再等我一下!”

  这一等,就是好几年,女孩于是嫁给了别人。后来,吴宗宪做生意、开餐厅,一度周转不灵,急需五十万美金。”我打电话给她姑姑,跟她联系上,不过我并没有开口,只问了她过得好不好。”女孩子觉得奇怪,辗转打听到吴宗宪的状况,二话不说,汇了五十万美金给他。”因为她知道我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开口的!”吴宗宪说,他这辈子就这么一次,跟女友借钱,而且他在四个月之后,就全部还清了。但是他坚持不肯透露女方的名字:“我要保护她。”

  最后一段吴宗宪承认过,也是众所周知的恋情,就是跟CANDY、陈孝萱的三角恋了。对于大家指责他花心,吴宗宪几度喊冤。

  他有一次忍不住对记者说了来龙去脉:“我一直很喜欢陈孝萱,可是当时她有男友。”当时,吴宗宪好几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对陈孝萱的爱慕,不过,却遭到陈孝萱无情的拒绝,甚至还动怒拒上有吴宗宪的通告:“不要拿我做宣传!”而后,吴宗宪在“超级新人王”的录像现场认识了CANDY。CANDY是一个非常年轻、单纯、家境良好的女孩,她很喜欢宗宪,两人交往了五年。

  没想到,去年起,吴宗宪飞也似的走红,他跟CANDY的感情却渐行渐远,大约就在去年的五、六月间,两人协议分手。分手之后,当红的吴宗宪跟陈孝萱的感情立刻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不料,十九天之后,CANDY回头来说她不想跟我分手。”吴宗宪陷入一个两难的局面。到了今年初,吴宗宪跟CANDY的偷拍录像带播出,陈孝萱一怒下,在一月二日跟吴宗宪谈分手。

  这一段当事人一直不承认的恋情,终于在分手后拨云见日。报纸上每天连载两人的发展,后来又加入了詹仁雄,如同连续剧一样,精采万分。

  除了台面上跟陈孝萱轰轰烈烈的爱情之外,吴宗宪的身边,还有许多的“传说”。“传说”他曾经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还为他生了两个 (或四个?)孩子;另外还有经纪人兼亲密爱人安琪拉。

  吴宗宪每次在面对“有没有小孩”时的态度,通常是不承认也不否认。他在接受TVBS“真情指数”专访的时候,曾经说过:“这已经变成我跟媒体的意气之争了,你们要我说,我就偏不说!”不过,种种的传说,还是甚嚣尘上。

  其中包括一位资深艺人,曾说过他儿子跟宗宪的女儿同班,幼儿园的老师都知道;还有人说,吴宗宪的每一个女人都一定有一间房子、每个月有生活费,只要不吵不闹、遵守规则、乖乖听话——就可以有很好的生活,而且他对女人真的很有办法等等。

  至于安琪拉,因为早期陪同他一起跑通告,许多圈内老宣传都和两人很熟,因此盛传她曾为宗宪怀孕、流产、为情所困寻短;甚至两人吵架、打架的传言都已不是新闻。不过,大家的说法都是“那是一段过去的恋情。”对此,吴宗宪完全否认:“她跟我十几年来,就是工作上的伙伴,从来没有多一分的关系。因为合作久了,我不愿意看她没有工作,但是,人家爱我,我就一定要也要爱她吗?”

  不论真相如何,熟识吴宗宪的人,大多觉得他对女孩子真的是打从心底的好。“有一次,孝萱人在高雄,打电话说她买不到机票、车票回来,宗宪二话不说,马上包了出租车就下高雄去接她。”吴宗宪的助理透露:“还有一次,孝萱在外出外景,他打给孝萱一边问她:‘想不想我?’一边人已经在她的房门外了!”他就是这样一个让女人感动、心痛,又无法掌控的男人。

  吴宗宪有句名言:“男人不用了解女人,但是要懂得怎么疼女人。”这,恐怕就是他让女人又爱又恨的秘诀了吧!

  “关于我的金钱,都是很惊人的!”吴宗宪是一个喜欢说数字的男人,天生高超的“MQ”(MONEY QUOTIENT),赚钱、理财都很有一套。

  退伍之后,吴宗宪曾在号子里当小弟。第一个月穿的破破烂烂的去办公室,底薪只有一万二。可是,到了第一年的年底,他却领到了总共八十六个月的年终奖金。“虽然我只是个小弟,不过我对于股票市场的了解、专业眼光,却绝不输于分析师。”所以当股市飙涨到一万两千点的时候,许多人惨被套牢,吴宗宪却大赚了一票,而且全身而退。

  “我做生意、开餐厅,经常同一时间同时做七、八种事业,五、六张唱片,为什么我要同时做那么多事情?一方面我在追求成就感,一方面我缺乏安全感。”吴宗宪解释,同时做很多事情,万一有的失败了,总还有成功的,这样就不至于全盘皆输。”以前穷的时候,典当过喜美的车,当了十万。还欠过录音室的钱,结果被说得很难听。”所以,金钱对他来说,是一份安全感,也是一份苦尽甘来的成就。

  对于这一份“金钱成就”,吴宗宪其实心底很想炫耀、也很喜欢接收旁人羡慕、赞叹的眼光,但是偶尔说得夸张一点,又引来人家说他爱现、“澎风”。于是,他经常故做神秘,又忍不住透露事实,形成有趣的矛盾。曾有杂志帮他算过,以他一年可以赚两亿的速度,再加上他的投资、理财,目前他的身价约莫有二十亿。

  其中,光是房地产的部分,就已经颇为惊人。记者跟他算过,吴宗宪本来跟父母住在瑞安街楼上楼下,后来他自己搬到信义计划区,而父母改住在南京东路,再加上基隆路的“阿尔发”公司五楼跟八楼两栋,再加上民族路、敦化南路各有房子;最近又买下忠孝东路统领百货后面陈孝萱的房子,以及拥有星贝达安和路的办公室最大股,至少就有十间,总价不止好几亿。

  吴宗宪的豪赌,在圈内也很有名。据说,他曾有两次大输的经验。一次是在赌场输了七千万,(有人说他澎风,实际上大约是有五千万左右)还有一次是过年期间在阳帆家输了大约三千万。吴宗宪有一次跟记者聊天,说到某次在VIP的赌博经验,一把下注三十万元。记者说:“天哪!你的一把是一般小记者一年的薪水耶!”结果,吴宗宪笑着说:“是吗?小记者薪水这么高吗?我说的可是三十万美金哦!”可见他“出手”之大胆,果然是个“赌性坚强”的男人!

  以现在吴宗宪走红的程度,要停都不停下来,一天二十四小时,他都像超人一般的工作着。通常,他早上要开会、听取工作人员的演示文稿,参加活动、上广播的通告;下午开始录像,晚上收工之后,他要进录音室录音、跟同仁开会,经常一开就开到半夜或是天亮。

  忙到这种程度,他还可以找出时间来打打小白球、谈谈小恋爱,经营餐厅、灌唱片……。跟其它艺人一边骂、一边累、一边拼死赚钱的态度最大的差异是,吴宗宪完全乐在其中,不抱怨、充满笑容,完全不以为苦。

  甚至于他的睡眠,都是零星进行的。五分钟、十分钟、半小时,一上车他就睡,醒来之后就上台。有时候,他根本搞不清自己在哪,幸好旁边许多助理帮他记着要做些什么事。最夸张的是,即使累成这样,他还是不甘寂寞。陶晶莹就形容他:“有一次,宗宪已经累得满眼血丝,黑眼圈跟熊猫一样了,所有人都叫他回去睡觉,可是他一听到我们要去玩,居然还巴在车窗上,兴致勃勃的问我们要去哪?他也要去!”

  偶尔,有一个空闲的下午,吴宗宪就开始觉得焦虑:“来开个会吧!”或是望着手机疑惑的问:“今天为什么都没有人找我?”就此看来,说他是个天生的工作狂,倒不如说他极度的缺乏安全感,所以才把一天当两天用。

  在老板、制作人、旗下艺人的眼中,吴宗宪无疑是精明的;不过,在他的员工眼中,他却是个“烂好人”。吴宗宪认为,当烂好人,就是他成功的哲学。他所有的员工都知道:“宪哥从来不开除人的!”虽然三番五次的告诉会计:“不能再借这个人钱!”不过,只要人家当着他的面开口了,他绝对拒绝不了。

  大家都知道,吴宗宪生命中的最爱是唱歌。他的口头禅是:“演戏诚可贵,主持价更高;若为唱歌死,两者皆可抛。”如果将来有一天,他不再红了,吴宗宪的选择是什么呢?这一点他很有准备:“上台终有下台时。当我不能再表演,或是没有人要看我表演的时候,我可以是后台的锣鼓点哪!大家虽然看不到,但是相信我,我还是依然存在的。”

本文链接:http://purplerealm.net/huangdacheng/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