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开奖 > 洪荣宏 >

姜育恒的经纪人是谁

归档日期:07-07       文本归类:洪荣宏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现在两岸已经开始直飞了,从台北到北京的航程只要3个小时,作为中国人我们已经期盼的太久。小虎队与我都已从台湾来到内地挥洒我们的另一片天空,往日的辉煌还留在全世界虎迷心里,未来的变化尚不可期,但我们无论距离多远、多久,总会适时地给彼此一个温暖的关怀。

  1976年,我从还是对影视圈毫无概念的懵懂小子一脚踏入娱乐圈。初期很荣幸地带到了一代歌后邓丽君、永远的白马王子刘文正、巨星凤飞飞、影后归亚蕾、常青树费玉清、蔡琴、陈淑桦、潘安邦。跨入80年代,我带的仍然是大牌明星,如宝岛歌王洪荣宏、大姐大江蕙。但坦白地说,我出道那几年带的巨星其实都不是我一手“培育”起来的,我带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早已是功成名就,而且均为家喻户晓的大牌明星,我只是“承接”了前辈努力积累的经验。严格来讲,当年,我只是个员为巨星的小小企宣,还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经纪人。

  在巨星身边做事还是有很大心理压力的。我惶恐着,怕因自己差错而惹恼了巨星。好在我带的大牌明星都极具修养和气度,他们都是对我循循善诱,丝毫没有抱怨过我。

  一直到1982年,我和我的恩师苗秀丽小姐无意中在民谣西餐厅遇到了来自韩国的姜育恒,签下了他。我和苗姐开始经手规划塑造并推动姜育恒的歌唱事业,这才是我真正着手经纪事业第的第一步。

  其后带蔡幸娟、蓝圣文、麦伟林、麦玮婷、杨黎苏以及接下来经营的黄子佼、小虎队、忧欢派对、徐若瑄、李威、林佑威等时,我才能够规划得越来越顺手了。

  时间回溯到1988年的5月,那时我和我的两位恩师张小燕小姐、苗秀丽小姐在台湾华视开辟了一档常态性综艺节目《青春争霸战》,受众群是15岁到22岁的中学、大学学生。主持人是汤志伟和曹兰,他俩一个温文尔雅、一个鬼灵精怪,再配上三个活泼可爱的女助理——吴佩瑜、王思涵、徐淑娟,也就是小猫队组合,节目十分受欢迎。

  《青春争霸战》一经推出立刻强攻华视收视冠军宝座,很受年轻族群的追捧。台长一开心就为我们加拨预算,要我们将节目做得更欢乐、热闹一些。于是小燕姐、苗姐和我就展开构想,决定为节目增加三个男助理主持。当年因为节目广受欢迎,来报名的男孩多达三千多名。那时网路没有如今这么普及,所有报名者都是通过邮寄照片、资料来报名的。

  小虎队和后来的黄子佼、卜学亮、刘尔金、宋少卿、红孩儿组合、施易男、贾静雯以及徐若瑄等这些日后华娱圈的大明星,在当年都是这样子被选出来的。

  小虎队是1988年从选秀中脱颖而出的,三千多名应征者当中只挑选三人,遗珠当然不少。

  小虎队成军后,首先面临的重大难题是三个人都是学生,课业不能担误,尤其生长在中国家庭,父母们普遍认为孩子们将来做什么都行,但是不能荒废学业。这一点苏有朋的父母特别坚持。由于苏有朋当年念的高中是全台湾最耀眼的建国中学,不论教学、学风还是管教、升学率等方面在台湾都是首屈一指的明星高中。苏有朋来自家教严谨的家庭,父母对他期望甚高。对于苏有朋以学生身分加盟小虎队,苏有朋父母认为那是年轻人的兴趣,他们不反对也不鼓励,但前提是一定要以学业为主,不准苏有朋因为打歌、演唱、录像而耽误学习。

  这点对吴奇隆和陈志朋来说,压力也同样免不了。但是当时吴奇隆念台中体专,陈志朋念台中侨泰工家,学校对学生前途发展是支持与鼓励的态度。只要不是严重缺课,事先跟学校师长打个招呼、请个假,赶到台北录像参加活动后自己找老师补习,学校也能通融。

  苏有朋极孝顺,但家规严,他也不能违背。不但他本人和家里不让他为了通告请假,我们经纪公司也不曾让他请假不上课而去赚钱赶通告。

  但是在1989年1月到1990年夏天这一年半时间,小虎队奇迹般在中国歌坛迅速窜红,他们品学兼优的形象也铺天盖地地成为年轻学子心目中的榜样。小虎队先后推出《新年快乐》(1989年2月)、《逍遥游》(1989年6月)这两张畅销专辑,录像特多,访问也不少,广告邀约与活动演出频繁。上电台访问时只有吴奇隆、陈志朋出席还过得去,如果电视录像、广告与演出少了苏有朋,那根本就不叫小虎队。

  媒体很苦恼,虎迷们很苦恼,观众们更苦恼!经常有些节目只能看到吴奇隆、陈志朋两只虎。

  1989年8月,苏有朋从高中一年级升上高中二年级,课业更重了,早上起得更早了,下课后到补习班补习的时间也更长了,近视也更加深了。在升学压力加大和校风严谨的情况下,我们经纪公司更不敢动用苏有朋任何一节上课时间,毕竟苏有朋能不能考上好大学?媒体在看,观众在看,全中国都在看,更多等着看好戏者拿放大镜在看!

  回归到现实,经纪公司可以放苏有朋回校园念书,因为课业的问题谁也耽误不起,但是经纪公司的运营必须持续,还有节目要做,有那么多的工作人员要养,不能因为苏有朋要考大学经纪公司就暂时停业!

  那时候已经是1989年8月了,我们开丽公司正在筹备小虎队的第三张专辑《男孩不哭》,苗姐、我和制作人李子恒忙着收歌,同时也面临着还要不要在小虎队成员中保留苏有朋的头痛问题。

  小燕姐、苗姐和我召集开丽的企划、宣传郑重开会,主旨是虽然经营经纪公司以盈利为目的,但是也不能为赢取利润而误人子弟。苏有朋是个敬业的艺人,更是个优秀的学生,本身课业已经够忙了,如果因为小虎队的身份再剥夺他仅剩的一点时间,甚至让他考不上好大学,那将来全社会对苏有朋、对小虎队、对开丽的评价都会是负面的。

  第一,小虎队三人自即日起暂停一切演艺活动,让苏有朋好好念完高二、高三,等两年后考完大学,小虎队再重出歌坛。第二,小虎队演艺生涯照常进行,但是换掉苏有朋。

  当时与会众人全都支持第二项决议,因为“小虎队”在当年威力实在锐不可挡,小虎队不可能从歌坛上轻易退出,公司也还必须继续运营,那么只有用“走马换将”最能取得社会的认同,而且苏有朋的确也有沉重的升学压力,这个理由也能获得苏有朋家长的支持。

  会议结论是:换掉苏有朋,小虎队继续出击!而且连备选人都想好了,那候备人选比苏有朋略小点,和苏有朋一样粉嫩儒雅、有气质。而我,被任命去“劝退”苏有朋!

  这孩子有无限的抱负,一个满怀理想的少年郎,拥有艺术天分、喜欢歌舞,而且初闯歌坛也在影视圈引起了不小震撼。现在马上一个大波浪就要把他卷退,对一个不满17岁的少年来说真是蛮残忍的。

  “我不要退出!”他强忍已在眼框打转的泛光:“公司的行动我会配合,我的学业我自己负责,再苦我都会一个人全部承担。”

  他把腰杆撑得挺直挺直!我看见他当时被书包压得僝瘦弱小身躯里散发的无限毅力。那是一种很难从17岁少年身上看到的毅力和勇气,一种“虽千万人吾往也”的无比勇气!

  我回头跟小燕姐、苗姐回报了苏有朋的意愿,并且为这17岁少年据理力争。苗姐也是个心软的人,她知道苏有朋一切愿为自己负责,也不忍伤了他。

  只是从此以后苏有朋的课业、演艺工作压力更沉重,他减少了睡眠时间,也完全没有了假日、没有了休闲时间,他把自己完全交给了所热爱的学校和舞台。他一天24小时除了睡觉时间手里不是拿笔就是拿麦克风。能不能考上好大学?他自己承诺一定会拼出个好成绩给大家一个交代。

  现在回想起来,苏有朋在考大学的前两年(1989年夏天到1991年夏天,念高二和高三的年代),他深受着各方压力所苦,有歌唱事业的竞争,有学业的压力,更可怕的是来自社会对他的期待,他就像一个处在爆发点的气闷锅,随时可能爆破瓦解。我不得不佩服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年天天要面对连成年人都无法承受的压力,所以那两年我出于长辈对雏儿的同情、提携,而对他也就特别照顾。

  在许多生活细节琐事上,我尽可能地事先帮苏有朋处理好,以让他能够专心于学习,别为闲杂小事费心,让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业和练歌学舞上。由于对苏有朋在生活上照顾很多,不免惹来外界的浊言垢语,他们认为宋哥特别偏袒苏有朋,这让我有说不出的苦。

  吴奇隆是个非常大度的人,他相当体谅我对苏有朋多做一分。我很清楚记得当时吴奇隆曾经对我说过一句心里话:“宋哥,没关系!我们都很关心有朋,但你要多帮帮他,他很需要你,也只有你能无怨无悔为他做那么多。我们很佩服你,辛苦你了宋哥!”

  而陈志朋也是个有心眼的人。有次我和志朋同时接受一个电台DJ的直播专访,谈着谈着那DJ突如其来地问志朋:

  “不会呀!”陈志朋很淡定地回答,“有朋年纪小,功课又那么多,本来就应该多被关心。而本来照顾有朋就是奇隆和我的责任,但是宋哥都一肩扛了。宋哥做得很好,如果换成别人,谁都做不到宋哥对有朋那么无私的付出!

  一直到今天,我和苏有朋都要衷心感谢吴奇隆和陈志朋当年的宽容和体谅,我们一起走过了最艰辛的岁月,一起面对外界“看小虎队解散溃败好戏”的眼光。因为我们的团结同心,才成就了“小虎队”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才让20年后的今天吴奇隆、陈志朋、苏有朋都还站在一个备受期待的高度!

  我带小虎队的时候,担任的是经纪人兼保姆的角色。经过十余年的合作,我们之间的关系除了是经纪人和艺人之外,更多的时候像父子、兄弟、师生、朋友。我还得扮演公司与艺人之间的润滑角色,带领小虎队奔走大江南北、远征海内外辛苦奋斗。我们一起走过风风雨雨,共同渡过累积了汗水、泪水、交织着辛酸与欢乐交织的十余年。

  自从我一开始带这三个小朋友(当年苏有朋15岁,陈志朋17岁,吴奇隆18岁),我就知道管教他们一定要严厉,要以身作则、守时、不迟到,自制能力要高,对人要有礼貌,待人要以诚,这也是我严格要求他们必须要做到的。他们一定要完成公司交待的任务,属于铁的纪律,这是一个经纪人必须约束艺人的。

  如果他们迟到、没整理内务,我甚至会打他们、踢他们。苏有朋就被我踢过。比如苏有朋因为迟到,从学校赶到排练场有一段距离,他告诉我路上堵车,可是我告诉他堵车不是理由,他本来应该把等公交车的时间、走路的时间计算好,那吴奇隆、陈志朋为什么能准时呢?你迟到,是不是表示对其他两个人不尊重?

  吴奇隆也曾经因为谈恋爱故意不按时排练,我也打过他。陈志朋因为多吃了点东西被我打骂。他本来就属于容易发胖的体质,我叫他不要吃发胖的东西,他却吃了月饼、蛋糕,我肯定会生气、打骂他。艺人本来就应该为自己负责,因为艺人要取悦别人,别人看你要赏心悦目才行,你发胖以后就没人喜欢看了。为这个事情我骂过他,也打过他。我相信,事隔20年三只小虎应该感谢我当年对他们那么严格要求,包括衣服脱下来怎么折、要摆好,穿前要用衣架挂好进行通风,这样才不会有汗味,不能脱下来皱巴巴地放那。谁没做好,不仅仅是扣钱的问题,还要进行体罚——打、骂、踢,这是管教。

  现在很多公司老板和经纪人宠艺人,宠得无法无天。我教导我的艺人,对任何人,哪怕对一个服务员、卖菜的大妈、扫地的大叔都要客客气气的,因为他们是你们的衣食父母。假设他们在礼仪上侵犯你,你要告诉他应该怎么样,而不是完全不理人调头就把人家赶出去,那是不对的。现在很多经纪人宠明星,把明星当天王老子,自己没有办法用平等的地位教导他们。经纪人应该教导他们不唱歌的时候他们也是一个普通人,跟我们是平等的,大家都是凭自己的努力赚钱生活,只是我们的职业不同而已,仅此而已。别把明星给宠坏了,这对他们的发展也是不利的。我带小虎队的时候,因为他们还没进这行,但我会告诉他们该怎么做人,做人比唱歌、演戏更重要,做好了人才能做好歌星、做好演员,他们也明白这点道理。一直到现在,大家和他们相处的时候,会发现他们非常低调、平民化,他们很尊重别人,也很诚恳。由于年代的不通、思想教育的不同,现在的经纪公司把艺人捧在手心,却忽略了该怎么教育他们。因为宠艺人,他们就会自大。现在很多艺人认为自己如此红,是靠自己的实力和努力,根本就忘了身边的团队的帮助,把功劳都归功于自己,这是很错误的。其实他们身边的工作人员很辛苦。

  我觉得谈恋爱、讲感情对平凡人来讲是一件在普通不过的事情。艺人不唱歌、不演戏的时候也是人,也有讲感情、谈恋爱的权利,所以我和其他的经纪人不同,我不但不阻止他们他们谈感情,反而很鼓励他们。因为我觉得要求艺人不讲感情是自私的,是不公平的,这剥夺了他们的自由的权利,尤其对于年轻人来说,如果把它们的感情从生命里抽掉,他们就变成了空壳。另外,艺人更需要谈恋爱。不管你是唱歌还是演戏,一定要历练感情的风风雨雨,哪怕最后感情破碎,令你失望、痛苦,这也是很必需的。只有你拥有了这种历练,你才能歌曲中的感情唱出来,在你演戏的时候,才能把戏中的情景真切地表现好。所以我说谈恋爱对艺人很重要,现在有些唱片公司剥夺了年轻人谈恋爱的权利,这就使得他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唱歌的时候就无法唱好或者唱的没感情。我郑重地告诉所有的演艺经纪人,恋爱真的是一个艺人必修的功课,比他学唱歌、学演戏更重要。三只小虎从1988年组合,一路下来20多年,在工作、事业上的付出已经占据他们绝大部分时间,即便鼓励他们谈恋爱,他们能够修成正果的感情也不多。吴奇隆是唯一跟圈内艺人谈过恋爱的一个,他跟忧忧谈过,上大学的时候他也谈过,都是学校的同学。2000年左右,他跟香港明星蔡少芬谈过恋爱,到最后跟他结婚的马娅舒还是圈内人。虽然他们已经离婚了,但吴奇隆毕竟事业有成,也算是一个很负责人的男人。人生短短几十年,他已经走过四十年,我还是继续鼓励他谈恋爱,这样有个伴可以陪伴他,回家也可有个倾诉的对象。

  陈志朋37岁了,从少年到现在也谈过几次恋爱。他是不受约束的人,一般女孩子很难精准地掌控他,在感情上还没有修成正果,到现在还在寻觅中。

  苏有朋最令他刻骨铭心的一次恋爱是在他事业和学业压力最沉重的时候。在他高三那一年,苏有朋喜欢他们补习班的一位姓周的女孩子,他们谈过恋爱,但是由于苏有朋考上大学后还要继续在小虎队里维持自己的事业,而且当年小虎队的通告特别多,苏有朋事业繁忙,导致他们聚少离多,这样两人逐渐减少了相处的时间,最终周小姐选择了苏有朋的同班同学,他也是有朋的一位好朋友,此事伤了他的心。一直到今天苏有朋还没有找到意中人,我觉得是缘分未到。作为艺人,本来会因为自己是公众人物,可能会让外界觉得他们的感情很复杂、很混乱,其实艺人和普通人一样,也需要一份稳定的感情,也很希望得到对方的谅解。在感情方面,苏有朋和陈志朋没有吴奇隆那么勇敢、果决,但我还是衷心祝福他们,希望陈志朋、苏有朋在恋爱学分上早一点修成正果,早点找到自己的意中人。毕竟年纪也不小了,要大胆去爱,在感情的道路上为对方更为自己负责。

本文链接:http://purplerealm.net/hongronghong/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