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开奖 > 何凡 >

林海音的原名叫什么?

归档日期:06-27       文本归类:何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林海音(1918年-2001年),原名林含英 ,女,1918年出生于日本大阪,台湾苗栗县头份镇人,祖籍广东蕉岭,著名作家。

  1921年林海音随父母返回台湾。1923年随父母迁到北京,定居城南。1948年回到台湾,开始文学创作。曾担任《世界日报》记者、编辑,主持《联合报》副刊10年。

  林海音本人的创作丰收期,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总共写了四部长篇小说:《晓云》、《城南旧事》、《春风》、《孟珠的旅程》,和三本短篇小说集:《绿藻与咸蛋》、《婚姻的故事》、《烛芯》。

  一生创作了多部长篇小说和短篇小说集。林海音于1994年荣获“世界华文作家协会”及“亚华作家文艺基金会”颁赠的“向资深华文作家致敬奖”,于1998年获“世界华文作家大会”颁“终身成就奖”。

  林海音的长篇小说《城南旧事》,于1999年获第二届五四奖“文学贡献奖”,德文版获瑞士颁赠“蓝眼镜蛇奖”。她所创立的纯文学出版社(1968-1995)堪称中国第一个文学专业出版社,曾出版了许多脍炙人口的好书。

  1982年,《城南旧事》被上海制片厂拍成电影,由吴贻弓导演,该片多次获得国际影展大奖。

  1994年 ,获“世界华文作家协会”及“亚华作家文艺基金会”颁赠的“向资深华文作家致敬奖”。

  1995年,《城南旧事》绘图本出版(共三册),获《中国时报》开卷版最佳童书、《联合报》读书人年度最佳童书、金鼎奖推荐奖。

  1999年, 获颁第二届五四奖“文学贡献奖”《城南旧事》德文版获瑞士颁赠“蓝眼镜蛇奖”。

  林海音,女,(1918~2001)原名林含英,小名英子,原籍台湾省苗栗县,父母曾东渡日本经商。

  林海音于1918年3月18日生于日本大阪,不久即返台,当时台湾已被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其父林焕文不甘在日寇铁蹄下生活,举家迁居北京,林海音即在北京长大。曾先后就读于北京城南厂甸小学、北京新闻专科学校,毕业后任《世界日报》记者。1953年主编《联合报》副刊,开始文艺创作,并兼任《文星》杂志编辑和世界新闻学校教员,1967年创办《纯文学杂志》,以后又经营纯文学出版社。林海音的创作是丰厚的。迄今为止,已出版十八本书。散文集《窗》、《两地》、《做客美国》、《芸窗夜读》、《剪影话文坛》、《一家之主》、《家住书坊边》,散文小说合集《冬青树》;短篇小说集《烛心》、《婚姻的故事》、《城南旧事》、《绿藻与咸蛋》;长篇小说《春风》、《晓云》、《孟珠的旅程》;广播剧集《薇薇的周记》、《林海音自选集》、《林海音童话集》;编选《中国近代作家与作品》,此外,还有过许多文学评论、散文等,散见于台湾报刊。其中,《窃读记》被选为小学语文第九册,《爸爸的花儿落了》被选为初中七年级下册课文。

  小说:《晓云》、《英子的乡恋》、《生命的风铃》、《城南旧事》、《英子的心》、《冬青树》、《金鲤鱼的百裥裙》、《蟹壳黄》、《血的故事》

  散文:《 吹箫的人》、《文华阁剪发记》、《旧时三女子》、《冬阳· 童年· 骆驼队》、《 骑毛驴儿逛白云观》、《我的童玩》、《北平漫笔》、《绢笠町忆往》、《窃读记》。

  林海音自幼在北京读书,长大后曾就读于女师,后进北京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毕业后,即进北京《世界日报》当记者,还曾当过编辑、图书馆馆员。这些职业提供了广泛的机会,使她能较深入地了解旧北京的社会风貌,为后来的小说创作提供了许多素材。她的成名之作小说《城南旧事》即取材于这段生活。1948年林海音同丈夫回到台湾后,即被刚创刊不久的《国语日报》聘为编辑。1951年《联合日报》创刊,她被任为《联合日报》副刊主编,她的丈夫为主笔。这一时期,她特别注意扶植和的本土作家。如当时钟理和的稿子经常被退,林海音却常常使他的稿子重见天日。钟理和死后,林海音还替他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雨》,接着他的长篇小说《笠山农场》也在《联合日报》副刊上连载了。在主编《联合日报》副刊时,林海音刊登了一首名叫《船》的诗,内容是叙述有一艘船在大海里飘了很久,最后飘到一个孤岛上,金银财宝慢慢用完了,于是陷在困苦之中。台湾当局认为这是影射蒋介石到台湾后的生活状况,把作者抓了起来,林海音也因此不能再编副刊了。 林海音的创作是丰厚的。

  1957年《文星杂志》创刊,林海音任编辑,同时又担任世界新闻学校教员。1967年她创办和主编了《纯文学》月刊,直到1972年《纯文学》停刊后,她又独立负责纯文学出版社,出版《纯文学丛书》。

  1976年11月4日,中文报业协会第九届年会在香港富丽华酒店开幕,林海音以台湾代表团团员的身份出席,并发表演讲。她后期从事儿童文学。

  林海音的文学生涯发端甚早,始于北京,而这一切同她的家庭有密切的关系。林海音出身于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林焕文是优秀的爱国知识分子,早年受汉学的熏陶,后来又在“国语学校”师范部接受日本教育,精通日文,曾任教于台湾新埔公学,著名的日据时期的台湾作家吴浊流做过他的学生。后来林焕文远渡重洋到日本经商,在那里生下长女英子——林海音。以后又迁居北京,任邮政局课长。林焕文人缘好,又慷慨仗义,这对童年的林海音影响很大。

  长大后林海音生活情趣广泛,不计牺牲,勇挑重担,慷慨助人,这些性格特点,可以说是承袭于父辈而发展于自身。由于父亲早逝,面对生活和社会的重压,林海音对社会的认识较之同龄人更成熟更深刻,所有这些都构成了她创作小说的动力和源泉。在北京时,林海音已开始了文学创作。1948年回到台湾后初期的一段时间,她撰写了一些杂文和散文,大约是在1951年,林海音才真正走上作家的道路。她的作品十分丰富,包括小说、散文、杂文、评论、儿童读物等多种体裁,而以小说创作为主。

  林海音作为台湾老一代的作家,对台湾文学事业的贡献集中表现在小说创作、培育新人和兴办刊物三个方面。关于兴办刊物,前面我们已经讲过,她除了担任新创办刊物的编辑外,还亲自创办《纯文学》月刊达五年之久,并以选择作品质量高而享誉文坛,推荐并发表了许多优秀作家的作品。后来又创办纯文学出版社,其宗旨与《纯文学》月刊相似,选书认真,注意质量,颇受读者欢迎,至今仍是台湾有影响的文学出版社之一。在培育新人方面,林海音可谓为培育台湾文坛的一代新人倾注了心血,功绩卓著。60年代以来台湾涌现出的许多文坛新秀,多受她的提携和影响。这固然与她长期担任报刊编辑有关,但更重要的是出自对文学事业的热爱和对造就新人的热情。台湾知名作家钟理和的一生可概括为“生前笔耕,死后成名”,他默默笔耕一辈子,生前不为人们所知,而他的死后成名却应归功于包括林海音在内的几位知音。林海音在《一些回忆》一文中曾说起这件事。钟理和死后,其长子写信给林海音,请求她能帮助出版其父的著作。林海音一口承担下来,然后用募捐来的钱出版了钟理和的作品《雨》,这时距死者祭日仅有百日;而死者的另一本书《笠山农场》也在其周年祭时出版了,完成了死者的最终遗愿。林海音还如同当年扶植钟理和那样,以其在文学界的影响来提携钟铁民,使钟铁民逐渐成长为台湾小说界的后起之秀。钟氏父子从林海音那里受益良多,而身受这种恩泽的又何止钟氏父子呢?林海音从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末,主要生活在北京,差不多整整30年。她的青少年时代的最美好时光都是在北京度过的,因此,她对北京很熟悉,对北京的感情十分深沉,在台湾也常称北京是她的“第二故乡”。也因此她的作品的故事背景多发生在北京,作者通过这些故事背景的描写,给我们描绘出一幅幅古城北京的风俗画和风景画,从中流露出作者对昔日生活的眷恋和缅怀,以及热爱国家民族的思想情感。1948年她回到台湾后,台湾的社会生活和乡土习俗又注入到她的生活积累当中,她也因此写了一些发生在台湾的人和事。总之,林海音的生活积累有两个来源:一个来自旧北京,一个来自台湾。

  散文集:《窗》(与何凡合作)(1972)、《两地》(1966)、《作客美国》(1966)、《芸窗夜读》、《剪影线)。

  短篇小说集《烛心》(1965)、《婚姻的故事》(1963)、《城南旧事》(1960)、《绿藻与咸蛋》(1957)。

  广播剧集《薇薇的周记》(1968)、《林海音自选集》(1975)、《林海音童线)。

  《金鲤鱼的百裥裙》(1993)《奶奶的傻瓜相机》(1994)《往事悠悠》(1995)《英子的心》(1996)

  《我们看海去》(1996)《驴打滚》(1996)《林海音文集》(1997)

  小说:《驴打滚儿》、《 冬青树 》、《琼君》、《金鲤鱼的百裥裙》、《 蟹壳黄》、《 血的故事》

  散文:《秋游狮头山》、《 吹箫的人》、《 悼钟理和先生》、《 念远方的沉樱》、《 虎坊桥》、《 文华阁剪发记》、《 旧时三女子》、《 冬阳童年骆驼队》、《 骑毛驴儿逛白云观》、《我的童玩 》、《北平漫笔》、《 绢笠町忆往》

  林海音(1918--2001)被大家所共知的作品是描写旧北京社会风貌的小说《城南旧事》,它曾被搬上电影银幕而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描写的是20世纪20年代末北京四合院里一家普通人的生活。《城南旧事》包括五个短篇小说,即《惠安馆》《我们看海去》《兰姨娘》《驴打滚儿》《爸爸的花儿落了》。影片通过小姑娘英子的眼睛,描写了当时北京形形色色和许许多多的人和事。通过看似狭小的描写,却反映了当时北京的整个历史面貌,有极强的社会意义。林海音在《城南旧事》“后记”里说:“这几年来,我陆续的完成了本书的这几篇。它们的故事不一定是真的,但写着它们的时候,人物却不断涌现在我的眼前,斜着嘴笑的兰姨娘,骑着小驴回老家的宋妈,不理我们小孩子的德先叔叔,椿树胡同的疯女人,井边的小伴侣,藏在草堆里的小偷。”仅从这个简单的人物罗列里就不难看出,作者虽然是书香门第出身的知识分子,但她小说里的人物却不局限于这个狭小的范围之内。她关心广大的社会,擅长描写形形色色的社会众生相。她小说里的人物大都是市民阶层的群相,而中心人物则是各种各样的妇女。她致力于刻画中国妇女的勤劳、贤达、温柔、善良的美德,更擅于表现她们心灵的桎梏和命运的悲剧。夸张一点说,她的每一篇小说都离不开妇女的悲剧。有人对此评价说:“她的写作大都是针对妇女问题。但她往往能从世界性妇女问题的症结,来思考今日台湾妇女的特殊遭遇,深度已达到超越女性的界限。如果把林海音看做老一辈女作家的灵魂性人物,那么可以说,由于时代潮流的限制,她们较少反叛性,她们的控诉和抗议是温和与微弱的。”林海音的小说内容大抵是童年回忆中的“城南旧事”,小说中或深或浅含有自传的痕迹。但是它的境地并不是窄狭的,如同一切有成就的作家那样,她的小说是以小见大,从《城南旧事》可以窥见时代风云。因此,她的作品具有一定的认识价值和社会意义,对台湾文坛也有一定的影响。 全书在淡淡的忧伤中弥漫着浓浓的诗意。

  林海音,女,原名林含英,台湾省苗栗县,原产地林海音,出生于1918年3月18日,日本大阪,不久后他回到台湾,当时的台湾被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他的父亲林欢家长不愿意生活在日本侵略者的铁蹄,和家庭小英的儿子搬到了北京,在北京长大。先后就读于北京城南厂甸小学,北京新闻学院毕业,他曾担任“世界新闻报”记者。不久,报社同事夏承楹结婚。 1948年8月,她的三个孩子与她的丈夫回到台湾的故乡,所有的“国语日报”编辑“,1953年”联合报“副刊的编辑,开始文学艺术创作,也是”文星“杂志的编辑器和世界新闻学校教师,纯文学杂志成立于1967年,后来又经营纯文学出版社。林海音的创作是巨大的。至目前为止,已出版了18本书。收集的散文集“窗口”(何藩的合作),“两”,美国的“客人”,“芸窗夜读”的背影,那么文学的“一家之主”,“生活书店边缘”小说收集“灯芯”冬青树“,短篇小说,故事的”婚姻“,”城南旧事“,”绿藻与咸蛋“,长篇小说”春“,”小云,“孟珠之旅,广播剧”薇薇的集合每周的“林的自我选择,”林海音童话集编译中国现代作家和作品“此外,还有许多文学批评,散文等,散报纸。

  散文:”秋游狮头山“”笛“,”莫宁先生锺离合“遥远的时代沉樱”,“虎坊桥”文华阁剪发记“老女人”,“冬日的阳光童年骆驼骑着驴儿访问白云观”我的玩具“,”北京随笔“丝绸企业町内存的”城南旧事“。林海音因中风,肺炎,败血症等疾病并发死于2001年12月1日在台北振兴医院,享年82岁老

  林大长海彦在北京读书,他的童年??在女子组学习,最后在北京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毕业后,进入“世界新闻报”记者采访时,也对编辑工作,馆员。这些职业提供了广泛的机会,让她可以更深入的了解老北京风情的社会,提供了大量的材料,为后来的小说。她的成名小说“城南旧事”,是基于期间的生活。林海音与她的丈夫于1948年回到台湾,他即被刚刚成立不久的国语日报社聘请了编辑。 “联合报”创立于1951年,她被任命为“联合报”副刊,她的丈夫为主笔。在此期间,她特别注意促进和支持在台湾的本土作家。时钟管理和手稿往往是退却,林海音往往是他的手稿重见天日。去世后,中坜,林海发表了他的第一本书,为他的“雨”,跟着他的长篇小说“笠山农场”,“联合报”补充序列。 “每日经济新闻”补充品的编辑,林发表了一首名为“船”,叙述的很长一段时间在海上漂浮的船,终于漂到一个岛上,黄金和白银正慢慢耗尽,因此卡在艰苦。台湾当局认为这是影射蒋介石到台湾后抓了起来,林海音的生活条件,因此不能被重新编辑过报纸补充林海音的创作是巨大的。

  1957年下午,“明星杂志创刊,林海音编辑器,同时作为世界新闻报学校教师,她成立于1967年,编辑,每月一次的”纯文学“,”纯文学“不再直到1972年出版后,她独立负责纯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纯文学书籍”。

  1976年11月,第九届中国语文报业协会年会开在香港富丽华酒店,林是一个台湾代表团的身份出席大会并讲话。她后来从事儿童文学的起源非常早。

  林海音的文学生涯,开始在北京,这种密切的关系,与她的家人。林海音出生在书香世家,她的父亲,林焕文杰出的爱国知识分子,汉学培育的初期,在国语学校教师接受日本教育,一口流利的日语和曾任教于台湾新埔在日本占领期间著名的公立学校,台湾作家吴浊流做他的学生。后来,林焕文远渡重洋到日本出差,生下了大女儿英子 - 林海音。后来搬到了北京,他曾担任邮局科长林焕文人缘很好,大方的正义感,林海音??的童年的影响。

  长大了,林海音广泛的生活情趣,没有考虑到费用的重任,慷慨,这些特质,可以说是继承了父亲和自己的发展,因为他的父亲早逝,面对生活和社会的重压下,林相比,他们的同龄人更成熟,更深刻的了解社会,所有这些构成了她的小说创作的动力和源泉。在北京,林海音已开始了文学创作,于1948年回到台湾后的最初一段时间,她已经写了一些论文和散文1951年,林是一个作家真正走上的道路,她的工作是非常丰富的各种流派,包括小说,散文,杂文,评论,儿童读物,小说创作。

  林海音的作家老一辈的贡献到台湾的文献集中体现在小说创作,培育新人,成立了出版三个方面的原因。在设立的出版物,前面我们已经谈到,除了服务作为新创办刊物的编辑,她还亲自创办的“纯文学”杂志为五年,和著名的文学世界,选择高品质的作品,推荐和发表了大量的优秀作家。后来又创办人的纯文学出版大厦,其目的是类似的“纯文学”杂志,书的选择认真,付出关注的质量,流行的读者,是台湾文学出版之家有影响力的之一。在培育新,遴还贤可谓致力于培育新一代台湾的文学现场,成果显着的努力。许多文学新人出现了自1960年以来,超过她的指导和支持,并影响。当然,这是与她长期担任报纸编辑器相关,但更重要的是,从爱和热情,创造新的文学生涯。著名的台湾作家钟理和的生活,可以概括为“生活他的笔下,死亡后成名的”,他默默地笔的一生,在他的死亡之前是不是已知的,但他死后的名声感谢林吴海音,包括好几场音乐会。林海音的一些回忆谈谈这个问题。仲李的死亡,他的大儿子写了林海音,请她帮忙在出版他的父亲的著作。林海音是一个熊市下来,并出版作品涌李“雨”,及然后用的钱筹款,这个时候离的的死者的纪念天仅100天;另一本书之死“笠山农场”是周年之际出版,并完成了最后的死者的遗愿。林海音年促进中坜其在文坛的影响,引导和支持中铁闵钟铁最小已经成长成为一个上升的明星在小说界在台湾。仲和他的儿子林吴海音有受益,并维持这样的恩泽甚至更大的比bell的儿子吗?林吴海音从20世纪20年代至20世纪40年代末,主要是因此,生活在北京,几乎整整30年。她的年轻时代是在北京度过的最美妙的时光,到北京,她是北京很熟悉,很深厚的感情,但在台湾,北京经常被称为像她“第二个家“,因此,她的工作的故事背景发生在北京,我们的描述,这些故事的背景描绘描绘了古城北京的风俗画和风景画,显示的怀念和留恋的旧的生活,和爱的想法和感受的国家。后,她返回到台湾,1948年,台湾的社会生活和当地的习俗和注入到她的生活的积累,她还写了一些的人们和事件在台湾。在总之,林海音,有两个来源:一是从旧的从台湾的生活经验。

  林海音,女,(1918~2001)原名林含英,小名英子,原籍台湾省苗栗县,父母曾东渡日本经商。

  林海音于1918年3月18日生于日本大阪,不久即返台,当时台湾已被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其父林焕文不甘在日寇铁蹄下生活,举家迁居北京,林海音即在北京长大。曾先后就读于北京城南厂甸小学、北京新闻专科学校,毕业后任《世界日报》记者。1953年主编《联合报》副刊,开始文艺创作,并兼任《文星》杂志编辑和世界新闻学校教员,1967年创办《纯文学杂志》,以后又经营纯文学出版社。林海音的创作是丰厚的。迄今为止,已出版十八本书。散文集《窗》、《两地》、《做客美国》、《芸窗夜读》、《剪影话文坛》、《一家之主》、《家住书坊边》,散文小说合集《冬青树》;短篇小说集《烛心》、《婚姻的故事》、《城南旧事》、《绿藻与咸蛋》;长篇小说《春风》、《晓云》、《孟珠的旅程》;广播剧集《薇薇的周记》、《林海音自选集》、《林海音童话集》;编选《中国近代作家与作品》,此外,还有过许多文学评论、散文等,散见于台湾报刊。其中,《窃读记》被选为小学语文第九册,《爸爸的花儿落了》被选为初中七年级下册课文。

  小说:《晓云》、《英子的乡恋》、《生命的风铃》、《城南旧事》、《英子的心》、《冬青树》、《金鲤鱼的百裥裙》、《蟹壳黄》、《血的故事》

  散文:《 吹箫的人》、《文华阁剪发记》、《旧时三女子》、《冬阳· 童年· 骆驼队》、《 骑毛驴儿逛白云观》、《我的童玩》、《北平漫笔》、《绢笠町忆往》、《窃读记》。

  林海音自幼在北京读书,长大后曾就读于女师,后进北京世界新闻专科学校。毕业后,即进北京《世界日报》当记者,还曾当过编辑、图书馆馆员。这些职业提供了广泛的机会,使她能较深入地了解旧北京的社会风貌,为后来的小说创作提供了许多素材。她的成名之作小说《城南旧事》即取材于这段生活。1948年林海音同丈夫回到台湾后,即被刚创刊不久的《国语日报》聘为编辑。1951年《联合日报》创刊,她被任为《联合日报》副刊主编,她的丈夫为主笔。这一时期,她特别注意扶植和的本土作家。如当时钟理和的稿子经常被退,林海音却常常使他的稿子重见天日。钟理和死后,林海音还替他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雨》,接着他的长篇小说《笠山农场》也在《联合日报》副刊上连载了。在主编《联合日报》副刊时,林海音刊登了一首名叫《船》的诗,内容是叙述有一艘船在大海里飘了很久,最后飘到一个孤岛上,金银财宝慢慢用完了,于是陷在困苦之中。台湾当局认为这是影射蒋介石到台湾后的生活状况,把作者抓了起来,林海音也因此不能再编副刊了。 林海音的创作是丰厚的。

  1957年《文星杂志》创刊,林海音任编辑,同时又担任世界新闻学校教员。1967年她创办和主编了《纯文学》月刊,直到1972年《纯文学》停刊后,她又独立负责纯文学出版社,出版《纯文学丛书》。

  1976年11月4日,中文报业协会第九届年会在香港富丽华酒店开幕,林海音以台湾代表团团员的身份出席,并发表演讲。她后期从事儿童文学。

  林海音的文学生涯发端甚早,始于北京,而这一切同她的家庭有密切的关系。林海音出身于书香门第,她的父亲林焕文是优秀的爱国知识分子,早年受汉学的熏陶,后来又在“国语学校”师范部接受日本教育,精通日文,曾任教于台湾新埔公学,著名的日据时期的台湾作家吴浊流做过他的学生。后来林焕文远渡重洋到日本经商,在那里生下长女英子——林海音。以后又迁居北京,任邮政局课长。林焕文人缘好,又慷慨仗义,这对童年的林海音影响很大。

  长大后林海音生活情趣广泛,不计牺牲,勇挑重担,慷慨助人,这些性格特点,可以说是承袭于父辈而发展于自身。由于父亲早逝,面对生活和社会的重压,林海音对社会的认识较之同龄人更成熟更深刻,所有这些都构成了她创作小说的动力和源泉。在北京时,林海音已开始了文学创作。1948年回到台湾后初期的一段时间,她撰写了一些杂文和散文,大约是在1951年,林海音才真正走上作家的道路。她的作品十分丰富,包括小说、散文、杂文、评论、儿童读物等多种体裁,而以小说创作为主。

  林海音作为台湾老一代的作家,对台湾文学事业的贡献集中表现在小说创作、培育新人和兴办刊物三个方面。关于兴办刊物,前面我们已经讲过,她除了担任新创办刊物的编辑外,还亲自创办《纯文学》月刊达五年之久,并以选择作品质量高而享誉文坛,推荐并发表了许多优秀作家的作品。后来又创办纯文学出版社,其宗旨与《纯文学》月刊相似,选书认真,注意质量,颇受读者欢迎,至今仍是台湾有影响的文学出版社之一。在培育新人方面,林海音可谓为培育台湾文坛的一代新人倾注了心血,功绩卓著。60年代以来台湾涌现出的许多文坛新秀,多受她的提携和影响。这固然与她长期担任报刊编辑有关,但更重要的是出自对文学事业的热爱和对造就新人的热情。台湾知名作家钟理和的一生可概括为“生前笔耕,死后成名”,他默默笔耕一辈子,生前不为人们所知,而他的死后成名却应归功于包括林海音在内的几位知音。林海音在《一些回忆》一文中曾说起这件事。钟理和死后,其长子写信给林海音,请求她能帮助出版其父的著作。林海音一口承担下来,然后用募捐来的钱出版了钟理和的作品《雨》,这时距死者祭日仅有百日;而死者的另一本书《笠山农场》也在其周年祭时出版了,完成了死者的最终遗愿。林海音还如同当年扶植钟理和那样,以其在文学界的影响来提携钟铁民,使钟铁民逐渐成长为台湾小说界的后起之秀。钟氏父子从林海音那里受益良多,而身受这种恩泽的又何止钟氏父子呢?林海音从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末,主要生活在北京,差不多整整30年。她的青少年时代的最美好时光都是在北京度过的,因此,她对北京很熟悉,对北京的感情十分深沉,在台湾也常称北京是她的“第二故乡”。也因此她的作品的故事背景多发生在北京,作者通过这些故事背景的描写,给我们描绘出一幅幅古城北京的风俗画和风景画,从中流露出作者对昔日生活的眷恋和缅怀,以及热爱国家民族的思想情感。1948年她回到台湾后,台湾的社会生活和乡土习俗又注入到她的生活积累当中,她也因此写了一些发生在台湾的人和事。总之,林海音的生活积累有两个来源:一个来自旧北京,一个来自台湾。

  散文集:《窗》(与何凡合作)(1972)、《两地》(1966)、《作客美国》(1966)、《芸窗夜读》、《剪影线)。

  短篇小说集《烛心》(1965)、《婚姻的故事》(1963)、《城南旧事》(1960)、《绿藻与咸蛋》(1957)。

  广播剧集《薇薇的周记》(1968)、《林海音自选集》(1975)、《林海音童线)。

  《金鲤鱼的百裥裙》(1993)《奶奶的傻瓜相机》(1994)《往事悠悠》(1995)《英子的心》(1996)

  《我们看海去》(1996)《驴打滚》(1996)《林海音文集》(1997)

  小说:《驴打滚儿》、《 冬青树 》、《琼君》、《金鲤鱼的百裥裙》、《 蟹壳黄》、《 血的故事》

  散文:《秋游狮头山》、《 吹箫的人》、《 悼钟理和先生》、《 念远方的沉樱》、《 虎坊桥》、《 文华阁剪发记》、《 旧时三女子》、《 冬阳童年骆驼队》、《 骑毛驴儿逛白云观》、《我的童玩 》、《北平漫笔》、《 绢笠町忆往》

  林海音(1918--2001)被大家所共知的作品是描写旧北京社会风貌的小说《城南旧事》,它曾被搬上电影银幕而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描写的是20世纪20年代末北京四合院里一家普通人的生活。《城南旧事》包括五个短篇小说,即《惠安馆》《我们看海去》《兰姨娘》《驴打滚儿》《爸爸的花儿落了》。影片通过小姑娘英子的眼睛,描写了当时北京形形色色和许许多多的人和事。通过看似狭小的描写,却反映了当时北京的整个历史面貌,有极强的社会意义。林海音在《城南旧事》“后记”里说:“这几年来,我陆续的完成了本书的这几篇。它们的故事不一定是真的,但写着它们的时候,人物却不断涌现在我的眼前,斜着嘴笑的兰姨娘,骑着小驴回老家的宋妈,不理我们小孩子的德先叔叔,椿树胡同的疯女人,井边的小伴侣,藏在草堆里的小偷。”仅从这个简单的人物罗列里就不难看出,作者虽然是书香门第出身的知识分子,但她小说里的人物却不局限于这个狭小的范围之内。她关心广大的社会,擅长描写形形色色的社会众生相。她小说里的人物大都是市民阶层的群相,而中心人物则是各种各样的妇女。她致力于刻画中国妇女的勤劳、贤达、温柔、善良的美德,更擅于表现她们心灵的桎梏和命运的悲剧。夸张一点说,她的每一篇小说都离不开妇女的悲剧。有人对此评价说:“她的写作大都是针对妇女问题。但她往往能从世界性妇女问题的症结,来思考今日台湾妇女的特殊遭遇,深度已达到超越女性的界限。如果把林海音看做老一辈女作家的灵魂性人物,那么可以说,由于时代潮流的限制,她们较少反叛性,她们的控诉和抗议是温和与微弱的。”林海音的小说内容大抵是童年回忆中的“城南旧事”,小说中或深或浅含有自传的痕迹。但是它的境地并不是窄狭的,如同一切有成就的作家那样,她的小说是以小见大,从《城南旧事》可以窥见时代风云。因此,她的作品具有一定的认识价值和社会意义,对台湾文坛也有一定的影响。 全书在淡淡的忧伤中弥漫着浓浓的诗意。

本文链接:http://purplerealm.net/hefan/485.html